里约热内卢来了黑帮大克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kinstiresnwheels.com/,塞尔希-瓜迪奥拉

自上世纪80年代起,巴西城市里约热内卢的贫民区逐渐被形形色色的犯罪团伙控制。这里是毒品和暴力的天堂,也是经济高速增长的巴西的脓包。几十年来,当地政府和联邦政府用尽各种办法试图清除犯罪团伙,却收效甚微。

当地居民从希望到失望,又从失望到绝望,直到4年前一个人的出现,以钢铁的意志和冷酷的手段,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反黑风暴。

整体上,里约热内卢的犯罪率在不断降低,但它离“安全”的标准依然遥远——犯罪团伙还控制着城市中大部分贫民区,比如马雷大区,有13个贫民区;罗西尼亚区,生活着6万居民。批评家注意到,警察依旧是问题的一部分。2009年,国际人权观察报告说,里约热内卢的警官是全球最残忍的执法者,每100名被逮捕者中,就有4人被击毙。

客观地说,贝尔特拉梅仅仅拉开了彻底清剿犯罪活动的战争序幕,但他至少点燃了关键的胜利之火。在他的努力下,曾经质疑的媒体,曾经认为这是一场不可能取胜的战争的学者都站到了他这边。

4月的某天清晨,拥有900万人口、巴西第二大城市的里约热内卢飘着小雨。一队警车缓缓地开进城市北边的一座小山,这里充斥着破烂不堪的房子、狭窄的街道,是里约热内卢有名的贫民区——保雷尔区。

就在几个星期前,拥有2.8万居民的保雷尔区还是被当地犯罪团伙控制的毒品天堂,横行霸道的武装分子是这里的“法律”和“规则”。当地居民在枪林弹雨中生活如此之久,以至于他们可以很容易在帮派火并、警匪枪战中辨别出双方使用的武器的口径。

但是,这天早上和以往不同。几十年里的第一次,巴西联邦法律重新出现在这里。

车队在贫民区入口处停下了。从一辆车里下来了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敦实男人。6个保镖很快围拢在他周围,保持警戒。“灰西装”大步走进贫民区,迎面而来的是热烈的欢迎式以及雪崩般涌来的记者的问题。

他叫何塞马利亚诺贝尔特拉梅,现年53岁,是里约热内卢州公共安全秘书长。

“秘书长,法律和秩序会在保雷尔一直存在下去吗?”欢迎的人群中,有个妇女怯怯地问。

里约州的居民对贝尔特拉梅并不陌生,因为这个一头灰发的中年男人是州警察部队的最高负责人。不过,从很多方面来看,贝尔特拉梅都不像高级警官:他说话慢条斯理,似乎总在思考最合适的话语和态度;一口南大河州(注:巴西最南部的一个州,也是该国生活质量最高的地区)的口音,说话的时候让人觉得像在唱歌;他还喜欢用谚语——“喝热粥的时候,最好从碗边上开始。”给警察制定扫黑战术时,他就是这样说的,意思是从小的、相对容易进入的贫民区入手,逐步向问题最大、最麻烦的贫民区推进。

这个办法很管用:一个贫民区接着一个贫民区,贝尔特拉梅的手下把法律秩序逐渐带到了那些无法无天的城市边缘。而在不久前,很多巴西人认为这些地方是上帝拒绝救赎的地狱。

过去几十年,由于政府漠视、党派斗争和街头犯罪,里约热内卢这个拥有怡人气候、美丽风光的南美城市成了巴西的暴力犯罪之都。以谋杀案为例,每年的发生率为十万分之四十,相比之下,以暴力犯罪著称的美国城市芝加哥为十万分之十八,治安情况较好的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为十万分之二,而日本首都东京仅为十万分之一。用美国《新闻周刊》的话说,这个城市是“热带地区的瓦济里斯坦”(注:巴基斯坦的一个地区,频繁)。巴西经济学者估计,由于暴力活动,这个国家每年至少5%的国民生产总值蒸发了。

“警察会对贫民区的犯罪分子发动一场突袭,打死一两个毒贩,缴获一定数量的毒品,然后就可以在城市大道上巡游,把战利品展示给媒体。不久,警察撤退,一切又和以前一样。”贝尔特拉梅回忆说。

出任里约州公共安全秘书长职务前,贝尔特拉梅是巴西联邦政府的调查员,负责调查里约热内卢毒品交易。2007年,州长塞尔吉奥加布拉尔提升了贝尔特拉梅,要求他彻底扫荡贫民区的犯罪活动。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自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犯罪团伙已经在贫民区扎根,要想清除他们谈何容易。2009年10月18日,警方一架直升机在里约热内卢上空巡逻时,被帮派火并的子弹击中坠毁,塞尔希-瓜迪奥拉3名警官遇难。塞尔希-瓜迪奥拉而闻讯赶来的警察又与帮派交火,结果导致23人死亡。

“这是我们的‘911’!”获知这一消息后,贝尔特拉梅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愤怒地说。他呼吁全体居民站在警方一边,加入到反对犯罪活动的战争。

这位公共安全秘书长的重点打击对象是位于阿勒莫山区十几个贫民区以及在山区附近的科鲁则罗区。两个地方生活着近20万居民,许多年轻人参加了犯罪组织,他们扛着枪、骑着摩托穿街走巷,一边兜售毒品,一边巡逻。

要夺回这两个地方,贝尔特拉梅估计至少需要2000名警察,并必须得到重火力支持。显然,仅凭里约州警察的力量是不够的,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动用军队。起初,巴西军方很犹豫:让坦克、装甲车和全副武装的军人去干警察的活,不太像话吧。就在贝尔特拉梅着急时,犯罪团伙帮了他的“忙”——得知这个新来的警察头子要拿自己开刀,犯罪团伙先下手为强,攻击路人、放火燃烧公交车、袭击警车,试图用这样的反击吓唬贝尔特拉梅。

贝尔特拉梅找州长加布拉尔求援,而加布拉尔直接找了时任总统卢拉。卢拉毫不犹豫地向军队下达指令,要求他们协助里约警方清剿犯罪分子。经过近1年的准备和部署,2010年11月28日,在装甲车、防雷车、坦克、武装直升机的支援下,里约州执法部队大规模开进阿勒莫区和科鲁则罗区。

不过,血腥战斗的场面没有发生。得知政府要动真格后,犯罪团伙丢弃了冲锋枪和毒品,躲到了居民家中,还有一些人甚至躲进了下水道,就像《悲惨世界》中的冉阿让。他们认为,暴风骤雨似的清剿活动后,警察还会像以前那样离开。

贝尔特拉梅没有这样做。当法律秩序重新回到这里后,贝尔特拉梅决定在这里长期派驻警察。

贝尔特拉梅还用了很多新办法对付犯罪活动:窃听、全面计算机化的犯罪地图、冷酷无情的执法部队。贝尔特拉梅上任4年,里约警方“收复”了14个贫民区,包括因暴力和毒品而臭名昭著的保雷尔区、阿勒莫区、平原区。盘亘在这些贫民区的3大犯罪团伙被彻底瓦解,其中两个团伙的首领,一个入狱,一个被毙。

此外,贝尔特拉梅也深知腐败警察的危害甚于犯罪分子。目前,他已解雇了1000多名腐败警察,包括两名前警察局局长,还有数十人因保护和参与毒品交易被他扔进了监狱。

在他的努力下,里约热内卢的犯罪数量开始急剧减少。仍以谋杀案发生率为例,过去两年,它的数量锐减50%以上。

每年2月下旬是巴西全国的狂欢节。在阿勒莫区,今年狂欢节出现了一种新装扮——黑色警服、防风镜。这是当地居民向扫荡犯罪势力、象征法律秩序的警察部队致敬。

巴西经济学家皮科特卡内罗是贝尔特拉梅的顾问,帮助设计了贫民区的收复计划。他说:“我们最终把城市的这些地方从混乱中拯救出来,而他(贝尔特拉梅)是游戏规则的颠覆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